你凭什么单单不放过丰巢?

你凭什么单单不放过丰巢?

文/衣公子

来源/衣公子的剑(ID:yigongzidejian)

丰巢收费,全民讨伐。

大家在意的无非如下:12小时的免费时长、不通知用户的投递机制、丰巢傲慢的公关态度。这些反对的理由很充分,可惜只浮于问题的表面。

我觉得,不应该浪费这样一次全民感同身受的机会,而应当进行一些更深入也更本质的探讨。

那就是,丰巢收费折射出来的,当下中国普遍存在的——走形的平台思维,孱弱的用户权益,畸形的制衡机制,缺位的公民意识。

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技术革新,成就了新的商业模式,阿里、腾讯、美团、滴滴等平台类企业的出现,的确提高了商业效率,改善居民生活。

但是,对于强者的崇拜,对于模式的追逐,逐渐在整个中国企业界,催生出一股已经病态的平台思维。

什么是平台思维?不妨和上一个时代的产品思维对应起来看。

产品思维,诞生于工业文明,福特汽车和亨利·福特(Henry Ford)是其中的代表。专注做好产品(T型车),持续改进流水线和标准化生产,注重产品质量,完善售后服务。福特的T型车就是那个年代的iPhone,是美国崛起的一座里程碑。

产品思维的特点是,先有好产品,后有市场占有率。

平台思维则完全反了过来。先利用亏损,铺规模,占市场,等到垄断行业话语权,再以改变游戏规则的方式,实现盈利。平台思维的典型是滴滴,早期疯狂补贴出租车司机和打车人,让App装进每一台手机,等到掌控住行业话语权,再修改规则,推出快车/专车/顺风车,对司机抽佣金,对打车挥舞定价权。

有趣的是,成立于90年代的顺丰快递是产品思维的典型。90年代的邮政系统官僚而低效,仗着特许经营排斥竞争。在这个背景下,王卫跨着白马而来,颇有浪漫主义色彩,顺丰快递送件高效,服务尽责,既挑战垄断,又收获利润,是金光闪闪的市场经济英雄。

20年后,丰巢却走向了典型的平台思维。依靠亏损拼规模,挥舞并购占市场。这么简单的打法为什么只有丰巢能做?不过仅仅是因为有一个有钱有地位的爸爸(顺丰)。如今,当丰巢和中邮速递易完成股权重组,占了市场70%份额,再顺势收费。

这20年的变迁,真是令人玩味。

丰巢的诞生,伴随一个创设的概念“快递的最后1公里”。

但是,稍微想一想就明白,对于消费者来说,本来就没有“快递最后1公里”的障碍。曾经,我们支付了快递费,只需等着快递员把快递送到门口。就是那么简单。

但是,在这场寡头企业和消费者的拔河比赛里,后者的意见一点都不重要。丰巢出现后,原来的快递规则很快被改写,所有快递一股脑放进丰巢,用户自取。

造词,说故事,总是简单。“快递的最后1公里”就是借鉴了共享单车的故事——“出行的最后1公里”。

资本对于人类未来的畅想总是美好的,不过浪漫的剧本常常伴随坍塌的结尾,那里有着生锈的ofo小黄车,以及打翻的瑞幸咖啡。

即使结局没那么糟。我也不喜欢资本蛮横的叙述方式。

至今还记得,那是打车补贴最火热的2014年,凌晨1点的上海街头。我站在路边等待自己用滴滴打的出租车。一位中年男子,带着自己年迈的父母,拦下了第10辆出租车。因为一直被拒载,这一次他强横地坐了进去,但是被司机更强横地赶了下来——司机要赚打车软件的补贴。中年男子仰天长叹,到最后破口大骂,“这哪里是我生活了30年的上海啊!”

掌握主动权的行业领袖永远眉目轩豁,沉迷于享受改变世界纵横捭阖的荣耀,但是,也请不要忘记“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”。

能不能,稍微克制一点,别总想发明一种模式,颠覆我的生活?

这让我想起电影《艋胛》。风往哪里吹,草就会往哪里倒,年轻的时候因为听说“客户就是上帝“,你便以为自己是风。直到21世纪的第2个十年,没有装App的老人打不到车,没有关注丰巢公众号就打不开柜子拿不到自己的快递,你才知道自己是而且永远只是草。

丰巢毕竟没有互联网基因。理论上丰巢若是想提价,可以学淘宝、美团、饿了么,先对商户提价,让商户悄悄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。矛盾逐步释放,吃相好看很多,也就不会有今天如此不利的舆论局面。

想到这里,丰巢内心也是冤屈的。平台思维的产品一贯如此,哪怕看似享受“免费”的消费者,也依旧是被宰割的羔羊。为什么独独不放过我丰巢?

丰巢的收费很贵吗?不贵。即使买会员,也不过12元/季。

我们拿超级平台BAT中,最没落的百度来看。2019年度百度online marketing services的营收为780亿元人民币,对应百度3亿用户。相当于,每个用户的价值是260元/年。

使用百度明明是免费的,可是百度依旧在你身上赚到了钱。因为虽然你没有付费,但是付出了时间、注意力、数据,这些都成了广告的原料。

我猜,丰巢也很诧异,大伙为什么那么生气呢?丰巢只是想在你们的每个快递上收五毛钱,你们就跳了起来指着鼻子骂。可是别的平台在你们每个人身上变现了260元甚至更多的钱,你们却很安静甚至很幸福。

12个小时的免费存放时间太短应该延长为24个小时;丰巢已经向快递员收费就不应该向收件人“双向收费”……这些都是操作层面的讨论,太浅。

作为一个难得的全民感同身受的公共议题,讨论应该更往前一步:趁机检视一下,平台思维下诞生的垄断性产品,应该引起我们什么样的警惕。

如果,平台因为掌握行业规则,向你收五毛钱,是你不能容忍的。那么别的呢?

当某平台把你忘记归还共享充电宝的失误用作信用评分和贷款定价,你能容忍吗?当你在某平台买成人用品的消费记录被用作人物画像、匹配营销,你能容忍吗?当你刚刚在某社交平台分享自己当了妈妈的喜悦,却被平台卖给奶粉公司精准投放,你能容忍吗?

俄罗斯电影《愚夫危楼》里,一座旧楼要倒塌,几百人的生命危在旦夕。市长终于急得团团转,老市长安慰她,你现在那么着急无非因为有几百人即刻要死。可是,每天饿死的人呢?死于酗酒的人呢?因为你的贪腐,上不了学的孩子呢?他们哪一项不比一天死几百人更严重?

想想也是,不就五毛钱吗,大伙儿急什么呢。

现实生活里,被各种平台巨头包围的你,可曾想过?千人千面的淘宝,为了让你不断点击而迎合你观点的信息流,打开后第一个短视频就挑拨到你G点的抖音,一定可以在首页猜中你喜欢的美团大众。这些“舒适“的背后,我们付出了什么?数据、隐私、精力,一定比每样快递收5毛来得微不足道吗?

因为5毛快递保管费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,却放置更大的侵害于不顾。这当中的悲凉,才是这个时代的注脚。

衣公子忍不住点了一根烟。你知道吗?全世界都在呼吁“吸烟有害健康”,却几乎没人提,糖的成瘾性和致癌性比烟草都大。

如果整个时代的中国企业家都拿阿里和腾讯做榜样,是可悲的。

仔细想一想,传统企业纷纷学习“平台思维”,也不仅仅是出于崇拜。至少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出于恐惧——当年互联网企业的跨界打劫,尸横遍野的场面实在是太残酷了。

互联网,以及由此催生的平台模式,的确带给过我们福利。但是福祉的增长正在显著放缓,尤其从2018年开始,全球互联网行业出现非常明显的道德性危机,仅这一年,我们就先后见证了Facebook、Google、滴滴、百度、今日头条、携程的道歉。

传奇的色彩正在褪色,另一种异样的颜色浮现在他们脸上。曾经,谈起扎克伯格,想到的是哈佛明星和自由使者,而现在,更多人注意到的便签是隐私小偷和操纵民主。

如果说,在2018年之前,需要我们为了人类更大的福祉,在自己的权益上适当让步。那么,至少从现在开始,鼓吹“再造一个平台”“最后1公里”的声音,都是值得被警惕的。不要再迷信技术乐观主义,一听到模式创新,就应该立刻想一想,这一次“我们”要付出什么成本。

赫胥黎(Aldous Huxley)在我很喜欢的《美丽新世界》里揭示了这样一个道理:权势对于人的控制,可以通过爱与幸福的感受来实现,而非通过暴力与恐惧。

讨伐丰巢,不要仅仅因为它“收费”。而要想一想,那些口口声声“为了我们好”的人,在就相关设计进行讨论的时候,“我们”又在哪里?平台模式下的产品天然伴随垄断性,那么便利、免费、高效、隐私、安全,这当中要怎么取舍?每一样平台思维的产品,都要像丰巢一下,经受一轮检查和拷问。

真的该反思的是,在盛行的平台思维下,孱弱的用户权益怎么改善,畸形的制衡机制怎么拨正。

你凭什么单单不放过丰巢?!

是的,我希望你不要放过丰巢,更希望对丰巢的争论能够成为你公民意识觉醒的开始。

本站内容转自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