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来想去,我觉得俞渝现在只有一个办法

01

以前光知道李国庆是当当的老板,我从他手里买过不少书,其他方面知道的很少。第一次注意到李老师的不同凡俗,还是因为当年刘强东的案子。
东哥当时灰头土脸,万众嘲骂,其他企业家都装聋作哑不说话,只有李国庆老师一个箭步跑上去,替东哥吸引火力。

想来想去,我觉得俞渝现在只有一个办法

有理论有实际,有对白有细节,还“捧着手”、“相拥”,非常生动。

看完以后,脑子里不由自主就浮现出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,摸着姑娘的小手,一副斯文败类的样子,严肃地说:不急,上床前,我有件事要和你谈一谈。

在酒桌上这么显摆的中年男人可能不少,但是在微博上啊,还是个公众人物,还不是木子美老师,能把上床这点事如此翻给大家看,李国庆老师绝对不是一般人。从那以后,我才开始留意他,相信他还会给大家带来惊喜。

李国庆老师果然不负众望,接着就是“摔杯为号”事件,“八王议政”“逼宫”“不给我洗袜子”blahblahblah。
接着又是爆出互撕事件,“双性恋”“梅毒”“我的手里也有你的很多证据”,让人目瞪口呆。
最近又是发动夺门事变,趁着老婆没上班,带四条大汉抢走当当公章,拿回去猛盖。

感觉李国庆老师有一种神奇的天赋,能把生活过得像一部狗血电视剧。

李老师再折腾出什么事情来,都不会多出人意料了。哪怕明天新闻爆出来:“李老师沿着三环裸奔,抗议俞渝对自己的迫害!”我也不会觉得吃惊了。

02

不过最滑稽的不是抢公章本身,而是李国庆老师在抢到公章以后,那种小儿得饼般的兴奋感。

我独自保管这些公章,白天绑在裤腰带,晚上放被窝里

不是一枚公章啊,而是几十枚啊。几十枚公章绑裤腰带上,是不是有点夏威夷草裙的感觉?而且晚上还要放到被窝里搂着睡。就算袁术得了汉家玉玺,也没有这般呵护。

你想想那个场景,到了晚上要睡觉的时候,李国庆老师捧着几十枚公章,严肃地说:上床前,我问你一件事,我还不是董事长,你能接受么?
公章说:没事,你随便盖。

李国庆老师果然就随便盖了。他任命了一大堆干部,换的换,贬的贬,最后还把老婆俞渝发配去管理公益基金。

然后一个鲜红的大印。

这有点像什么呢?
大家都看过《射雕英雄传》。不知道大家注意过一个细节没有,郭靖虽然很厉害,但是在他出征花拉子模之后,义守襄阳之前,中间有一大段空档期。那段时间里头,他没有任何领导身份,没有手下,没有产业,也没有帮派。
比如要召开武林大会的话,大家会说:
这位是铁掌帮帮主裘千仞。
这位是白驼山庄主欧阳锋。
这是是全真派掌教马钰。
这位是丐帮帮主黄蓉。
到了郭靖这儿,只能说:这位是郭靖郭大侠,前蒙古大帅,前金刀驸马,现任…….这个这个,现任丐帮帮主黄蓉之夫,桃花岛主黄药师之婿。
连一个像样的头衔的都没有。

想来想去,我觉得俞渝现在只有一个办法

郭靖要是像李国庆老师一样,他就会愤怒,会不平衡,会想起黄蓉的种种不是。愤怒到一定程度,他就会纠结死党,冲进丐帮总部,直奔打狗棒而去。
现帮主的老公,老帮主的徒弟,谁敢拦他?郭靖肯定大模大样地揣走打狗棒。

揣走了就要用。到时只见郭靖高举棒儿,宣布:

为了拨乱反正,为了推动丐帮业务的进一步发展,做出以下人事调整。柯镇恶出任丐帮副帮主,主抓日常业务;鲁有脚免去现任职务,出任丐帮驻牡丹江办事处主任,望有脚同志在新的岗位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;原帮主黄蓉免去现有职务,以后主管与澳大利亚丐帮的友好联络事宜。

然后,郭靖把打狗棒往裤腰带上一别,扬长而去。
到了晚上,郭靖把打狗棒放被窝里,亲一口再睡。

03

不过,老公要是这么撕破脸皮地胡闹,不论是黄蓉,还是俞渝,碰上了还真不好办。
就像现在李国庆抢公章,当当说报警了。可这事报警有用么?又不是刑事案,再说李国庆本来也就是股东;当当说作废。哪那么容易作废?公章又没丢,还生龙活虎地盖着印呢,凭什么作废?
按照现在的法律规定,俞渝摊上这么二百五的事儿,还真是不好对付。

其实想来想去,我觉得俞渝其实只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。
那就是搞清楚李国庆老师的藏身之处,也带着几条大汉,冲进去找李国庆老师。别人不行,必须俞渝本人带队。俞渝一见李国庆,就扑上去撕他。

那几个大汉跟着冲上去,按住李国庆:“李总使不得!”“李总消消气!”

等大汉把李国庆按瓷实了,俞渝(必须得俞渝本人)就上去把李国庆裤腰带上的公章一个一个解下来,带走。

这个时候就算报警都没用。

大汉上去解,那算抢劫。可俞渝上去解,也就是两口子打架,也没人受伤,警察来了估计也就是调节:两口子?两口子也不能上手抢啊?你说你也是,她上来撕你,你怎么不跑啊?
李国庆老师说:跑不动。

来源:押沙龙yashl 微信号:yashalong2000

本站内容转自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