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说NBA那些早年夜生活八卦段子

说说NBA那些早年夜生活八卦段子

@某个张佳玮:419了,说说NBA那些早年夜生活八卦段子吧。

以前王婆给西门庆上公关课,说想眠花卧柳,先得潘驴邓小闲。
潘安貌,驴子的(本词已被屏蔽),邓通的钱,服软做小的脾气,再加上闲。
NBA球员大多有钱,容貌不一定好但身体好,加上不比赛的时候时间弹性大,不上进的就比较闲,所以……嗯。

2015年过世的达里尔·道金斯老师,就1976年扣碎块篮板、1980年拱手送给魔术师第一个冠军那位壮汉,自称他打十来年球,鬼混过的女人上千。
按他说法,他1970年打球时,送上门的骨肉皮是“多角度的”,“全方位的”。跟你球员是穷是富,是俊是丑,关系不大。
大概他的意思:但凡是NBA球员,只要肯趟浑水,真是没有耕坏的田,只有累死的牛。

乔丹的大师哥詹姆斯·沃西,在洛杉矶这个声色犬马的城市,他老人家神色枯槁,犹如苦行僧,常年被人说打扮和言行简直像殡仪馆的工作人员。大家都觉得他把自己的精力都倾泻在与魔术师的华丽快攻配合上,直到1990年。
据说他到客场打比赛,在酒店打电话,要求姑娘到他房间服务,而且一要就是两个。可怜他老人家大概也生疏此道,完全不知道当地已经禁了这事。姑娘没等来,等来两个执法的。等沃西一开门,悲剧就发生了……

现在大家说卡戴珊姐妹怎么跟球星折腾,其实都是小儿科。当年麦当娜还跟罗德曼玩得兴起呢。按罗德曼说法,麦姐没事就隔着大半个美国召唤他赶去伺候,女王范儿十足呢。

1997年,达拉斯那边,基德、杰克逊和布雷斯顿的事更属戏剧性。1996年达拉斯小牛杰克逊、基德、马什本一起扛块“三杰”的招牌纵横天下,然后掰了。在我想象里,大概是这样:
某天更衣室里,杰克逊揸开五指一拍基德肩:“听闻兄弟在西街养了个唱的,敢有这事么?”基德道:“兄长恁的耳报神一般,小弟却也听说兄长寻了个嫂嫂。”二人大喜,各取相片看时,倏然间脸色一变,然后达拉斯的更衣室里发出了爆炸声……
多年后布蕾斯顿得格莱美奖时,三杰早已劳燕份飞。

老年间,每个球队,都有那么几个大哥级人物。球打得未必好,但是地道的NBA通。到哪个城市,什么地方吃饭,什么地方洗澡,什么地方耍流氓,门儿清。
但臭流氓人一多, 就飘了,就不要脸了。
1993年2月,开拓者那边,上到30岁的杰罗姆·科西,下到新人特雷西·穆雷,四位先生一起折进了盐湖城少女案中。两位16岁姑娘外加一位15岁姑娘涉案,盐湖城人民愤怒了:一半是这地方本就民风保守,你波特兰居然太岁头上动土;一半是这几个姑娘未成年,你居然也下得去手!禽兽!
科西嘴比较硬,说他所作所为也就是跟姑娘见了个面。最后还是道了歉:对不起球队对不起盐湖城对不起联盟。
雷吉·史密斯当时是新人比较嫩,不善对付媒体,只顾愣愣地说我学到了经验,我以后不会和大哥去夜店再多混了。
这事间接导致了1992年西部冠军开拓者的内部离心离德,1995年滑翔机于是去找了大梦。开拓者再重建起来,是五六年后的事了。

大家都说外籍球员很难融入球队,其实外籍球员还有个杀手:夜店。
外籍球员里,又最是巴尔干半岛的小哥哥遭罪。
因为巴尔干半岛许多俊秀少年,从小在战火纷飞的地方长大。到美国来,吧唧一交跌进了花花世界犯罪乐园,能不去以身试法吗?偏东欧小哥哥都长得不错,比较招人喜欢,一来二去,时间就投进去了。
米利西奇和拉德马诺维奇这二位就都是夜店王,后者被超音速交易时,大家都说:拉德马诺维奇是西雅图所有夜店VIP,这一走,真可惜。
如果你发现哪个外籍球员在NBA头一两年打得好,第二三年忽然心不在焉魂不守舍看着主教练都能开始傻笑,那么,基本上就着了这个道。

话说回来,晚上出去玩的各位,真得小心。这类破地方藏龙卧虎,刀枪剑戟是样样具全。皮尔斯当初出去玩,活活被人扎成蜂窝煤就不提了,JR史密斯和梅瑟之流,都在夜店里大闹过快活林。毕竟,凡是玩的地方就有人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
艾佛森当初大学里,带小弟出门打个保龄球而已,完全没动手,就被无数在场者指名道姓说是他打了人,事后证明这大半是桩冤案不了了之。之所以被千夫所指,无非因为他在高中忒有名。拉风的男人哪怕搁到角落里都熠熠生辉啊。
像肯尼·安德森在网队时胆子不大,新泽西媒体还落井下石,说这厮去个夜店还要德里克·科尔曼随驾保镖。

也有职业生涯活活就折在夜店的:
话说吉米·亨特打了一辈子野球,也就是2001-02季进了发展联盟。
2006年秋,终于被步行者召用,去步行者四处打小心,琢磨拿下自己第一笔NBA合同,也好养家糊口。
季前赛期间,斯蒂芬·杰克逊兴起,带着廷斯利、丹尼尔斯,说一起去俱乐部看姑娘去,哥哥带你们见世面,顺口叫上了亨特。按亨特一个29岁的老新秀,听大哥发话,不跟去岂不是会失宠?于是跟了去。结果无巧不巧,出了事:夜总会里杰克逊和老板吵架,出门撞车,杰克逊掏枪朝天鸣响。警察杀来,谁鸣枪?谁捣乱?集体扯回去取证!一查之下,杰克逊自己鸣枪不算,廷斯利、丹尼尔斯车里也有枪,廷斯利车里甚至还有大麻。
最后,落难的却是亨特:被球队裁了!

也有搞这档子事,间接整退役的。
话说1998年,安东尼·梅森在黄蜂队正春风得意,却和自己表弟一起猪油蒙心,对上了一对分别为14、15岁的姐妹。本来他没有直接被抓,本不至于像1993年开拓者四人组那么惨。可怜他的律师前言不搭后语,先声称这对哥们是柳下惠,对女子们未动分毫。大概自己也觉得不对,又补充说虽然有了苟且之事,但可不是用暴力:前后矛盾得一望即知。
《纽约邮报》看梅森被交易出纽约,反而打出人生巅峰表现,本就不乐意,见此落井下石,急忙拟出年度最佳标题:
《梅森上场,却没得分》。
场外勾当一多,梅森的老娘便颇为心焦,对着媒体偶尔也会对儿子吐露不满。于是,梅森打了一季出勤70场平均33分钟之后,就退役了——按说他正是体能充沛之时呢。

帕特里克·尤因也折过。当初亚特兰大黄金俱乐部事发,招供了一连串NBA球员,把他老人家供出来了。当时尤因穿一身黑西服灰领带,用纽约媒体说法,“奔丧一样”,去接受审问,承认说:
“一共去了十次”,“有两次让姑娘们给他表演了一些不正经勾当”。
但尤因回头立刻强调:“规定只能看不能碰,所以我没碰!”
临了他说有一次,对面管事的都问了,既然来这么多趟,要不把姑娘安排您酒店去?
尤因忽然又纯洁起来,“断然拒绝了这个露骨的要求。”

这事明眼人都看出疑点了:您老一个牙买加人,在纽约呼风唤雨的,不远万里跑到亚特兰大来“断然拒绝了这个露骨的要求”,这是种什么样的国际主义精神?
话说当时亚特兰大地头蛇是尤因的乔治城大学学弟穆大叔,仔细一想,嗯。

尤因后来说,他流连亚特兰大黄金俱乐部期间,那是1996-98这三年。
您一查他职业生涯就知道:1994年总决赛职业生涯巅峰,1995年虽然被米勒8秒得了8分吧,也好歹是20+10。1997-98季开始受伤,啪的一落千丈。
为什么您那铁骨铮铮的膝盖忽然就不行了呢?
为什么您那伟岸硬朗的身段忽然伛偻了呢?
为什么以前不爱受伤的您忽然开始缺阵了哟?
一算日期,恰好合上。

另举一例。
大梦奥拉朱旺,1994年职业生涯巅峰,1995年卫冕横扫天下。1995-96季还是场均27分11篮板的水平。
然后呢?1996-97季,23分9板。你说,那是巴克利来了,抓了他的板,偷了他的分?
下一季,大梦开始受伤了,以后场均得分再没上过20,就此流水落花春去也了。
当然啦,自古美人如良将不许人间见白头。好汉不提当年勇好女不提当年俏。可你得注意啊:1996这个十字路口,大梦发生了什么事?
答:大梦1996年33岁上,娶了新太太达利亚·阿撒菲。那姑娘那年18岁。
然后他俩就开始飕飕生孩子……

话说回头,尤因、穆大叔这种玩法,属于主动跑去找,档次不算高。
正牌儿的花花公子讲究狡兔三窟,处处是家。据说1970年代有几位玩得花的仁兄,每个客场球馆旁都安一公寓,打完球就跑附近熟门熟路的地方,招呼几个姐姐回家,踪迹遍于全美。
至于姑娘来源,到处都有人上赶着。杰伦·罗斯年轻时开过句玩笑:
“我们深夜到了底特律,发现所有的东西,电影院啦,商店啦,全他妈关了。还朝我们敞开的,也就是宾馆和姑娘们的腿。”

像魔术师,曾经在斯台普斯球馆附近弄一公寓,比赛结束之后就立马去宠幸后宫。据说他老人家在场上打球时,工作人员就在球员通道里按要求选妃。如果是主场就搁公寓,如果是客场就安排到酒店房间里。
据说魔术师有套暗语:彩虹啦,一对啦,各种密码不同排列组合,意味着不同女人的搭配种类。
而且他相当地沾沾自喜:“我在这方面绝对是联盟的统治地位,我的社交生活,大多数男人都梦寐以求啊。”

WNBA萨克拉门托君王队有位叫帕姆·麦基的阿姨,曾经吐槽说魔术师一夜情过的女人,大概数以千计。
这么想,魔术师最后感染HIV,真是自己作的。
哦对了,这位麦基阿姨,就是贾维·麦基的母亲。

聊这个话题,当然没法不提张伯伦。
世人都说张伯伦这人篮球圣手,体能禽兽,田径大师之类,其实张真人的神通何止这么点子:打台球、玩纸牌、玩桌球,真是能者无所不能。1960年代他穿个花格衬衣乱晃,衣服、打扮也是品位非凡,一不小心就引领潮流。
基本上,熟人和姑娘都把他夸到花好红好,温柔体贴,刚健有力,总之是该软就软,该硬就硬。这样的风流倜傥、高大雄伟外带着善解人意,不招人才怪。
可是他自己倒成仙念禅:“跟一千个鬼混,还不如跟一位固定欢好个一千次让人满足啊。”

一个经典段子是:1967年他季后赛干掉波士顿,终结了凯尔特人的八连冠王朝。当时拉塞尔跑去张伯伦更衣室。传说当时拉塞尔赞他“干得好”时,张伯伦回以“是的,宝贝儿”,然后回身就制止了费城76人队友的狂欢:
“我们要等拿到冠军再庆祝!”
但也有另一个传奇:当时张伯伦嘴上让队友们别庆祝要低调,自己酒店房间门外却排起了姑娘长队,络绎不绝……

最后一个事,也是张伯伦在费城一度非常不得人心的原因:
他在费城打球,但在纽约有家。主场比赛打完就开车回纽约享受夜生活,所以时常缺训练。这也是他1960年代数据爆炸但直到1966年之前队友都比较烦他的真实原因。

所以,您看:
真正出问题的,从来不是男欢女爱本身,而是随之而来的狗屁倒灶生活习惯。
容易出事的不是好色的人,而是放纵自我的家伙。往往是各种龌龊习惯一起上,硬生生就会把好好的职业生涯给断送了。

话说,篮球史上最暴力美学的扣篮男之一,肖恩·“雨人”·坎普,这方面特别渣,而且没谱。在波特兰打球时,他已经挥霍天赋,发胖成了肥猪,但还乐此不疲。
某次坎普去夜总会钓姑娘,如愿上手,去酒店度完春宵。对面那位意犹未尽,觉得该有点精神交流,于是乐滋滋的称赞坎普大有长进:
“比上一次美妙得多。”
雨人听完不喜反惊,当头挨雷:“妈的我以前跟你勾搭过?”
“是啊你不记得了?我换了一发型。”
雨人暴跳如雷:“老子发过誓,从来不跟哪个女人勾搭第二次的!!!!”
就这么没溜的一货,也难怪他那些私生儿子的个数,都够组个天罡北斗阵。也难怪他31岁就断崖式下跌了。

能真正毁掉一个人的,只有他自己啊!

本站内容转自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