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言微语0417:贫穷帮我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投资失败

微言微语0417:贫穷帮我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投资失败

人生要是每件事都追求有意义的话,那该多无趣啊

学到了一些知识点也许一辈子都用不上,但只是知道了就已经觉得很有趣。做了一些在别人看来根本没有用的事,但只是做了就会觉得比较爽。大部分时间都好像在做一些无用功,但就是因为有了这些无用功才能更轻松愉快地活下去

同样的后疫情阶段,歪国人都在担心工作不保、疫情过后的房租和生活费问题,我兔人民都在担心房价会飙升问题。你看,格局就是不一样。

正常人争论的是不同观点,不正常人争论的却是应不应该有不同观点。

“不想去”就是不想去,不要问为什么。“不想去”就是真实意愿,因为什么可能是编的。 ​​​​

贫穷帮我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投资失败。

微信工作群里的红包接龙游戏一波接一波,但群里的人们起哄手气最佳的那位继续发下去的场面好可怕,不禁想起《喜宴》里闹洞房的宾客们,以及《红 Van》里所有乘客逐刀捅死飞机昱的画面。

周鸿祎曾分享过一个极具代表性的例子,他说曾有人将木马封包装进色%情%影片进行传播,360在用户试图播放影片时弹出风险警告,但大多数用户的选择都是关掉弹窗,“如果360再弹,就把360彻底卸掉”。 什么是刚需?这就是。

毫不夸张地说,在该国,一个人真正脱贫的标志是他不再使用任何盗版产品。

微博上不让说“微-信”这个词到底是怎么想的,一方面想说的人照样能说,另一方面显得非常非常非常不大气。

网上购物非常方便,但这无法阻止女人们线下逛街。因为商场有一种特殊魔力:她们不管试了什么衣服都会被店员夸成全世界身材最好的人。(一个猜想,随便对不对 ​​​​

免费产品服务设计思路:刻意制造一点痒处。花点时间精力是能克服的,这样才能不得罪穷人;花钱也可以暂时止痒,这样才能不放过想偷懒的富人。痒是一种差异化试剂,拔毛必须差异化才能多拔且不痛。

在上海我也偶尔打了一次出租车,上车之后吓了一跳,司机眼前摆着一排手机,跟我们这警车上面的警用终端和各种电子设备差不多壮观。每个手机轮番发出各种语音,“师傅我在XXX要去XXX“,”去XXX加多少钱”,感觉特别中国特色,坐在出租车上感觉就像在一个很吵的饭馆吃饭,片刻不得安宁。

为什么动不动就路转粉,粉转黑,黑转路人,黑转粉,粉转路人,路转黑?因为不转不是中国人。

我支付宝和打车软件的名字都叫“境%外%外%外敌%外对%外势力”。 “境%外外%外%外敌%外对v势力向您转账200元”,“境%外%外外%外敌%外%外对%外势力向您支付45元”……

互联网圈的人聊天的基本礼仪是互挖。私以为,这是明知挖不动也要互表赏识的一种方式。

本站内容转自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