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边猪杀了也运不出去, 一边吃不到肉的故事可能从此常常会有

一边猪杀了也运不出去, 一边吃不到肉的故事可能从此常常会有

@木遥:上周 @Ent_evo 发过一篇微博,讲为什么美国的厕纸供应链会发生问题。

直接原因是疫情期间厕纸的使用地点变了。人们本来拉在办公楼里的💩现在都拉在了家里,💩总量还是那么多,但家里用的厕纸和办公楼是不一样的。一个是小包装,一个是大包装(美国办公楼的厕纸卷很多都像一个大磨盘一样大)。虽然看起来厕纸还是厕纸,但两种厕纸的物流和分发链条都彻底分化固定,并不能适应疫情这样突发的调整。

现在同样的事也发生在肉类上了。人们还是要吃肉,但馆子下的少了,家里做的多了。给饭馆供应的肉和超市里的肉也是两种不同规格的。大型连锁餐厅是美国传统上肉类消费大户,他们买肉的渠道跟居民超市完全不同。所以物流和分发链条调整不过来。

结果是导致有些地方上游的猪无法出栏,甚至有农户都在被迫考虑直接把活猪销毁腾地方了(猪太密集会导致卫生问题)。

(更不用说有些肉厂本身也有疫情。前几天南达科他州的 Smithfield 公司爆出了五百多人确诊,对这个一共才八十万人的小州来说简直是灾难性的。Smithfield 是双汇的全资公司,全球最大的猪肉生产企业,占了美国猪肉生产的 4% 多。

总的说来这是美国这种市场机制的结构性问题。每个细节都被市场压力驱动得过度优化,没有冗余。个别行业平时就会面对潮起潮落,不得不自备 resilience,但厕纸和猪肉大多数情况下起伏很小,于是市场上每个环节恨不得都石头里榨出油来。大的波动一来,全部傻眼。

从工程师的角度看,一个可能的改革方案是让全社会的生产更模块化,更容易调整,也更能分享冗余和备份。但美国不是计划经济,如何让市场自发形成这种机制的道路很不明朗。算总账的优化跟各自算小帐的优化路径是不一样的。

这一点新经济领域的大公司做的明显更好。公司内部总是鼓励模块化,最好人人都是通用螺丝钉。能复用就复用,reorg 永远在路上,一声令下一个部门裁撤去做另一项业务,最好当天就能无缝接轨。——这都是被硅谷风吹雨打逼出来的。

但整个社会并不是一个大公司。

如果大波动真的是低概率事件,这样也能凑合。但现在世界显然进入黑天鹅大规模迁徙的时代了。一边猪杀了也运不出去一边吃不到肉的故事可能从此常常会有。这不是1929年的老故事,这是2020年的新故事。

本站内容转自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