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八线小县城的事业编工作人员的呐喊

曾经看过一句话,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,其次是现在。好多事情都因为曾经没有好好努力把握,导致现在这种看似不太糟糕,实则也没多少的不上不下尴尬局面。比起我本该如何如何,更令人悲伤的是我本可以如何。

我是在省内一所二流本科院校毕业的,当时考上大学时也算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,心气也曾高傲过。一个从十八线小县城的偏远乡下小村庄走出来的大学生,刚到省城时,被省城的繁华迷住了双眼,轻松的大学课程,浑浑噩噩的大学生活,和室友们在一起最多的就是白天去唱KTV、团购自助餐、周末睡到自然醒。在这欢快的节奏中,大学四年很快就过去了,到大四上学期的时候,已经有些室友不来学校了,大四下就剩下了两三个人。我的大学室友要么是本地土著,要么家里本就是隔壁城市的独生女,我忘了,自己和她们不一样,她们还没毕业家人就已经安排好了工作,而我要考虑的是,毕业后去哪儿工作,去哪里租房子。

我也曾经梦想着在大城市站稳脚跟,刚毕业那会儿,顶着应届毕业生的头衔面试处处碰壁,工资仅够自己生活,后来毕业一两年后情况稍微好转,但是从没租过月租超过800的小区房。

毕业三年,也漂泊了三年,我想家了。在一次家乡的事业单位考试中,考上了。但是即使是家乡的小县城我也得租房子。事业单位居然不包食宿,还好县城的房价低,350块可以租到崭新的房子,一房一厅,一厨一卫,离单位又近。说实话,这是我工作这么多年来,住的最好的房子,这也是大城市没办法感受到的。

体制内,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差别还是很大的,除了每个月的工资差别,还有年终奖,年底十三薪,年底应休未休奖金,还有最重要的小县城里的社会地位。

体制内的工作技巧

以前我在私企工作的时候,最重要的一个技能是“藏拙”,刚进入公司的新人,更应该表现得热爱学习,除了本职工作要熟练意外,部门经理随口说的一个新名词,新技能也要在聊天时装作很熟悉,然后在背后偷偷学习,以备下次不时之需,要让经理觉得招你这人招对了。可是这个技能在体制内就完全不能用了。老同事看似貌不经心的一句话,实则暗藏杀机。比如,县里发了一个文件,要求单位要在两三天内交出一份材料,本来老同事做得好好的,就因为原来的系统升级改造,老同事当着你的面对领导说,系统升级改造了,我老眼昏花,完全看不清楚电脑上的字啦,小陈这么年轻又这么优秀,要多学习学习。就这样,本来你的本职工作没有这项的,现在这个工作就转给你了。老同事成功转手一项工作。

体制内的老人"欺负"新人是传统。新来的同事就得多干活,美其名曰“多学习,多锻炼”,老同事就能在单位养老了。客观上来说,乡镇的基层公务员事业单位干部的工作量真的很大,但是县城的机关事业单位相对来说会少很多,在企业加班是常态,在体制内除了政府两办的工作人员,其余大部分单位还是比较轻松地,至少本人在体制内三年了,正儿八经的加班次数还是数得过来的。当然这里的加班不包括下班后半小时内的那种加班。因为离住的地方近,那种临时被叫回单位发一份材料这种事情,我就忽略不计了。总体来说每个人的工作量还是比较轻松的。

十八线小县城的事业编工作人员的呐喊

体制内的饭局

其实自从中央八项规定之后,体制内奢靡的吃喝风气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治理。我刚到这个单位的时候,自费请了单位同事一顿。当然,这个事情本来我是想不到的,我是个情商很低的人,这都是得到高人“指点”。酒席上,原本看上去一本正经的同事变身“餐桌服务员”,给这个倒酒,给那个夹菜、舀汤,时刻关注领导的酒杯,以及指间点燃的烟。

领导都喜欢让新人喝酒,不知道是不是传统。“喝酒也是工作,酒都不喝怎么开展工作?”、“能不能喝是一回事,肯不肯喝是另一回事,喝酒的态度就是做事的态度,不会喝没关系,至少态度要好。”本以为只有业务员为了达到业绩才要喝酒,现在自己为了得到领导的一句“态度很好”,也要喝酒。不过事实证明,能喝酒且酒量好的都高升了。

饭桌上必不可少的是“黄段子”。女同事就成为了“下酒菜”。已婚女同事已经百毒不侵了,面对领导的黄段子,报以了然一笑,能够接上几句就更好了,未婚女同事要跟上大部队的步伐,大家笑时一起笑。其实很多现在的年轻人,谁没听过几个黄段子,网络上内涵段子随处可见,而且有些看似乖乖女,实则是"腐女”的也不少,和要好的几个朋友聊起天来也是段子频出,内涵秒懂,我真不觉得那些基层农村或者小县城的风流小八卦有网络上的精彩,不知是领导们年纪大了不会上网还是怎样,他们对此乐此不疲。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女性,在饭局上,被这么多看似道貌岸然的男同事公开言语“性骚扰”,还真是挺不爽的。(当然,饭局上通常都好几个女同事)

公款吃喝是没有了,但是陋习依然存在。还有很多饭局种种,以后再写吧。

回到家乡最烦恼的莫过于相亲

在老家县城生活有一份稳定、体面的工作其实是可以过得很好的,至少在别人眼中是这样。但是对于我来说,有两个最现实也是最烦恼的就是相亲和逛街。

相亲本身是一件好事,至少可以比较快速地筛选出一部分在条件上适合自己的另一半,但是在十八线小县城优质男屈指可数,为数不多的那几个也早早被本地的“名媛”捷足先登了,像我这种在外工作了几年再回老家的“老姑娘”行情并不好。也有一些20岁就毕业,通过“村官”或者“三支一扶”以及志愿者方式留在乡镇基层的女孩,她们和我一样耽误到现在,并不是不想找对象,而是当初年轻时并不把这当回事,等到28岁的时候才幡然醒悟,再过两年我居然30啦,立马慌了神。其实我并不是要求高,而是来晚了而已。30岁没对象、没结婚成为了亲戚、同事眼中的怪人;成为了同事茶余的谈资。

有一天,别单位的一个不曾见过面的同事来访,仅仅是业务上的联系,单位里其他同事与他有些熟识,便坐下来泡茶聊天。话题总是会引到我身上。

“结婚了吗?”来人问。

“还没有”我老实回答。

“你有没有合适的,帮忙介绍下”热心同事连忙插嘴。

“哎呀, 我们单位有是有几个新来的小同事,不过年龄好像都比较小啊。不过我可以帮你问问其他人。不过年龄小个几岁没关系的啦,我回去问问我办公室的小男孩有没有找对象,哈”来人说起这个事情立马变得热心了。

我:......

“好嘞好嘞,谢谢您了”

来源:豆瓣

本站内容转自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